决明子两钱

洁癖!洁癖!洁癖!
我杂食=随便吃吃不入股。
难过。

【慎】2016情人节

★放飞自我,酸爽无边。




★情人节就喜欢看情侣吵架。醋海横波。




★其实是当年换装play的观后感。就算扯了许多奇怪的cp但绮最坚定一对儿八百年不动摇。




★有人说OOC就打死我,我都不敢圈她。为了合法OOC,交代了背景,“完全是个阴谋”。




★情人节快乐!!!!!!!!!!!




 ——————————————————————————————




这件事要追溯到轰霆剑海录26、27集。




地府办事效率比较慢,转生大厅里人挤人,大家百无聊赖只好看电视。26集那个一狗一最一起出场,当真有几个人哲学的探讨起时间回溯时空扭曲,虽然并没有人静静的看他们装逼,但他们对科学的爱与讨论是无止境的。只是27集一出,大家都冷漠了:啊,补药脸。




不是很懂你们时间城这种cos自己恋人的风气。




幸好烈·大神你看我烧狗男男的姿势对吗·霏最后那一把火可能把自己烧的什么都不剩了,至今也没有赶来投胎,不然……啊不想了。




可是没有暴雨心奴,也有其他人不满啊,委屈啊,愤怒啊。某人,为了嫌疑人的安全我们隐去其姓名,本人死了好多年,但没什么背景,摇号投胎又怎么也摇不到他头上——就像大家挤地铁挤到末班都挤不上一样,心情非常焦虑——所以他对绮罗生这种“依靠着岳丈家里有点手段不用等投胎随便就转生了的小白脸倒插门儿婿”,这种阶级仇恨感就爆发了。




不过之后他意外合法夺舍就还阳了,此事还一度成为地府年度锦鲤,在此不提了。总之出去后呢,某人怨气也消了许多,只想安分过日子,可是情人节这种西洋节日真的好可恶啊,简直污染苦境风气,单身的勇者在这一日总是受到情侣大魔王双倍暴击。于是这一日,他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虐狗的换装play。在阶级仇恨和单身加成的推动下,他在情人节前夕,坚持不懈的在殊离山游荡,终于引起了城主的注意。因为绮哥很好用,赶人这类事当然就让他出马了。




绮罗生来到山下,某人立刻先发制人:“绮先生久仰久仰!听说你觉得爱人不够热情,比较想念他做北狗时的样子,我很感动哇,特地来助你们重拾激情!”




“啊……”其实我已经很习惯面瘫脸了啊也挺可爱的不用这么麻烦……?




然而绮罗生根本插不上话,作为一个优秀的推销员,那是一定能让客户稀里糊涂就收下产品的。绮罗生回了城,还真有些心动,细水长流虽好,偶尔干柴烈火一把也很情趣嘛。




科科,本产品专业激发恋人吃醋的欲望,一粒就叫淑女变泼妇。懵懂的情人们,秀分快,等着感情破裂吧!




必须说一句,个人分析这个嫌疑人同时应该也是给绮哥下药了,让他智商骤降都不怀疑犹豫就哄骗最光阴吃了这来历不明的玩意儿。反正,绮最两人最悪のバレンタインデー就开始了。




 




早上,绮罗生正在摆弄他那些牡丹花。城主是个很有情趣的人,划了一块花圃给他,从此就是绿玉姚黄烟绒紫,粉冠蓝蝶漫天飞了,当然,还是红白更多更受偏爱……重点不是这些牡丹,重点是,一般绮罗生照顾牡丹的时候,最光阴都会自己找事做,今天却一反常态的站在一旁看着,果然是热情了许多啊——冷不丁:“你一天好像大部分时间都在看牡丹呀?”




“啊?啊,毕竟想要养好也很费心力……你看的那片是珊瑚台,这片叫夜光白。”




“哦!”……虽然是笑眯眯的,怎么感觉一点也不开心啊。




 




一上午尽管气氛诡异,到底还是平静无波。午后两人散步,经过时间树下,又见饮岁45度仰望树梢,眉宇间充斥着高贵冷艳的气息。绮罗生笑着问好:“光使。”饮岁微不可见动了动下颌。最光阴冷声说:“你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没礼貌!”




饮岁被打扰了也不装了,恼怒一瞪:“我不是点头了吗!”




“你那也叫点头?我还以为是脖子仰僵了呢。”




“我那是在听时间流逝的声音!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你这种天天假装深沉思考实则脑袋空空的人!”




“……”饮岁沉思了一下,“你今天吃炮仗了吗,脾气好大呀。”即使两人吵吵闹闹是日常,可也没见过才两句他就上火成这样啊。




绮罗生赶紧抢在最光阴发作前道歉:“光使莫生气,可能是我今早做了什么事惹他不开心了,一直心情都不太好,见谅见谅。”




“啧啧啧你怎么这么久都哄……”




“你是不是喜欢他这种死傲娇呀?”




“……啊?”绮罗生迅速领悟并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炸开了一朵绚丽的烟花。饮岁还在状况外:“什么?”




“我说,”最光阴一指饮岁,“你一直喜欢这个对你冷嘲热讽又随便就安抚了的死傲娇吧?明明毒舌得要命还是个不爱运动的胖子你却总是好声好气待他!”




饮岁:“……”哎呀帽子掉了。




 




岁月当饮




♬我正在收听《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网页链接




3分钟前 来自SJ匣6s




·        转发 3




·        评论 1




·        点赞 27




 




“我对光使那是尊敬!我根本不喜欢他!”




“他有什么可尊敬的!我看你顺毛顺的挺享受的,你就是喜欢傲娇吧!日野聪真该把‘最会应付傲娇的男人’的名号让给你!”




“……我根本不喜欢傲娇!日野聪又是谁啊你在说些什么奇怪的话啊。”绮罗生抹了一把脸,“朋友之间互相尊重不是理所当然吗!”




“……朋友?”最光阴冷哼,“你对你朋友倒还真是一直很好啊!我一辈子都记得十八相送!”




“……你说意琦行?都多久的事儿了啊……而且送别自己好兄弟而已你别想太多啊!”




“好兄弟?好兄弟你十!八!相!送!我在后面踢一路石子你头都不回一下!”




“什么十八相送?都是别人这么叫罢了。好兄弟你没有吗?你和说太岁玩那么好我说什么了吗?你知道观众说什么吗?他们说我比较正常不像你爱乱吃飞醋。”




最光阴声调忽然一下子拔高了:“我还想问你呢你为!什!么!不!吃!醋!在意一个人才会吃醋!”




“……我劝你冷静一下。”绮罗生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崩溃了,头上肯定都冒烟了吧。他自我反省3秒,“我知道你那时候比较缺安全感,没能及时照顾你感受我很抱歉,但我并不觉得爱你需要靠吃醋来表现……”




这厢最光阴也是面色潮红微微喘气,却仍不肯罢休:“你这是说我和谁一起你一点都不在意?说爱却连占有欲都没有!我怎么信你!”




“……”绮罗生心好累啊,到底哪里看来这么多毒害少女的感情鸡汤啊。自暴自弃间他甚至没控制好声调,低沉的好像生气一般问道:“我还没问你廉小姐的事呢?”




没想到对面最光阴画风突变,声线一下子就软了:“你吃醋了吗……她都追求自己的事业做人民教师去了,我们俩没啥了,都挺好的呀……”说着说着就笑出来了,一副开心的模样。




……绮哥目瞪口呆,绮哥心累捂脸,绮哥不想sei话了。




 




 




岁月当饮




♪分享了罗志祥的《狐狸精》 网页链接 @白衣-谢谢关心我在时间城很好




5分钟前 来自SJ匣6s




·        转发 49




·        评论 152




·        点赞 318




 




绮罗生借口,也不是借口,真心实意的想自己静静,和最光阴分开了。他躲在云海角落里,仔细的回想这一天。这时候降智商的药大概是失效了,很快他就意识到一定是某人卖了假安利。绮哥是一个好人,他认清了居心不良的某人负主要责任、识人不清自尝苦果的自己负次要责任后,也不再怪罪爱人了,反倒是隐隐抱有歉意。这时周围传出一声狗吠,一直寄养在城主那儿多日不见的小蜜桃从云海中蹿了出来。绮罗生一笑:“我有点心事,又有点疲累,不过你这么聪明,我倒是不敢与你多说了。”他轻抚狗儿蓬松的毛发,似乎放松了一些。




“原来你在这里。”最光阴的身影由远及近,绮罗生拍了下并不存在的灰尘,整整衣冠准备坦率交代事情的起因,没想到对方又抢先质问:




“你躲我都躲到这里来了,却和小蜜桃玩得这般开心,看来我在你心里是真真不如一只狗了。”




 




绮罗生觉得不能活了。肯定是哪里的醋海小宇宙爆炸了,时间城都要被醋吞没了,搞不好苦境也不能幸免,大家只能淹死在醋里了。北狗恢复成最光阴后,显然没有那么黏小蜜桃了,但小蜜桃的地位从未有人敢挑战。如果有人说最光阴会吃小蜜桃的醋,那所有人的理解肯定是小蜜桃和谁好好好了,根本想不到是他嫉妒小蜜桃啊!




而且我多年前都没说过这种话(?),你自己怎么好意思随便就说了啊!




小蜜桃事后回忆道:“当时的场面非常令人震惊,非常不符合逻辑,哪怕是智商高如我,也并不能复述给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什么也没发生吧。”




仿若一千年的沉默后,绮罗生缓过来了。他张嘴想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的寂静,却发现最光阴的脸一下刷白刷白了,几秒后又猛然涨红,越来越红,红到绮罗生都担心他要爆炸了时,最光阴一个转身就狂奔而去。




绮罗生愣了一瞬,立马追了上去,可是毕竟输在了起跑线上,只能一口气追到天池,然后看着前面那人“哗啦”就扑下水了。




 




 




 




两人一狗,团团围坐。




“所以我是受药力影响才会那样的?”




“应该是吧。抱歉,都是我糊涂了,你才会……”




“……别说了,好丢人。”最光阴拢了拢身上披着的白衣。他低头闷了一刻,抬头看向恋人,“我才该说抱歉。你一天都受累了。”末了又转向小蜜桃认真道:“对不起。”




绮罗生笑了笑,小蜜桃也呜咽一声,算是接受了他的歉意。一旦安静下来,气氛又有些尴尬,最光阴忍了忍,到底没忍住:“北狗真的……我真的是那么纠缠不休讨人厌的人吗?”




绮罗生没有立刻答话。他慢慢往后仰靠,直到整个人放松的躺在了云海上,自顾自说道:“要是那人当初不提北狗就好了,那我大约也不会上当了。”




“……可是北狗时我真的吃了很多醋。”




“那和今天是不一样的。你不会因为吃醋看不得我周围有任何生物,不会因为吃醋看不惯我身边的其他人,更不会因为吃醋影响你的判断耽误正事……我们也不会吵架,最多你闹点小脾气,那我还是很有信心安抚好的。”




“……你是不是觉得北狗更好呢?我知道我现在冷冷淡淡,不讨人喜欢。”




“你是北狗时可爱,你是最光阴时也可爱。要论起来,我和最光阴还是更老的相识呢。”绮罗生的声音很轻,“我只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像北狗时一样容易快乐。我明明知道北狗很痛苦,现在的你才是真的幸福,但还是忍不住要想,那时候你因为一件小事就很开心,现在的你的情绪经常很平淡,我不知道怎么做你才会感到高兴……”




“我……”




“或许我也很自私,贪恋的是北狗对我表现的很在乎。”绮罗生又笑了,很淡很淡,和他平日里相比,根本算不上一个笑,然而最光阴就是觉得他的嘴角含着深刻的情。“药虽然是过了,你表现出的也未必不是真心。我自认为不是个渴求感情的人,但北狗对我的在乎却让我十分惊喜,这种感受淡了后我又怅然若失。你怎么会不想要我更多的关注呢?我应该做点什么了吧。明天我再去花圃,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我可以教你认认它们——那朵最大最艳丽的红牡丹是送给你的,至于白牡丹就可惜了,城主找我要了不少想泡茶……城主最近也忙了,我们把小蜜桃接回来吧,以后散步还是出任务,我们一起带着它,如何?”




夜风吹得云海缓缓流淌,风声中隐隐约约传来了一声“好”。




—————————————————————————————— 




见到最光阴登门饮岁很是吃惊,吓得他新买的SJ匣6S都掉在了地上:“你居然来找我道歉?!”




“不是。”最光阴还是面瘫着脸,“你快点把那条艾特绮罗生的微博删掉,狐狸精你个大颗呆。”





评论(6)

热度(35)

©决明子两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