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明子两钱

洁癖!洁癖!洁癖!
我杂食=随便吃吃不入股。
难过。

【九最】一心抱区区(叁)

前文

 双人鱼,OOC,私设如山。

 
 每一章都能当作单独的故事看所以不看前后文也没什么关系。好失败啊!

 本章剖析最光阴小朋友的心理,下章就剖析我大舅姥爷(谁 你们本应该在这章谈上恋爱的啊! 
 
 

————————————————————————————————

 
 三个月后,最光阴向九千胜约战了。要说他找上九千胜的本意便是切磋武艺,但自打九千胜邀他上岸后,最光阴就再未提及过此事,刀神本人也乐得沉默——反正朋友之间,比划比划也是随缘,刻意约定反而不美了。然而最光阴这次约战并非想起了初衷,只是缘起一件小事。

 九千胜既有刀神的美誉,每日想一睹其风采者如云,不服或想借其扬名者也是趋之若鹜。有些只求讨教的后生虽也打扰二人相处,终究是出于敬慕好奇,最光阴也不会计较,可某些不怀好意之人就如蚊蝇虱蜱一般让人厌恶了。偏偏九千胜不知是出于武德道义还是种种,一直不允最光阴加入战局,只让他在一旁干等。

 酒肆老板娘还时常打趣他:“之前刀神大人的开场白啊,大多类似‘乌合之众,毋须亮刀,一人一扇,汝尚不能敌’,那个玉树临风啊!自从有了你这小跟班,不是‘最兄且在一旁观战,一刻便好’,就是‘汝在这里歇息片刻,吾去去就来’,横竖要先安顿好你,拖家带口似的,都没了翩翩公子的样儿啦!”酒客都哄笑起来,九千胜也只笑而不语。最光阴不知道有哪里好笑,他是一点也笑不出来,心里只憋着气:“谁是小跟班呀!我刀法也不错看呢,全是你们刀神大人不让我插手!九千胜你还笑!”不过他不愿为这些琐事打直球,脸上还是惯常的平淡模样,也没人清楚他心里那些翻腾的小水花。

 
 这日两人再遇围堵,最光阴略略一扫,已知都是些老面孔。他心里的闷气憋了不少时日,亟待发泄,直向九千胜请求要出面教训这些挥之不去的臭虫,后者却仍是撇下他一人。虽说不过几个光影间,这些人已灰头土脸的败逃了,最光阴却不堪忍受了:“我知你刀从不开刃,先贤也说‘不教而杀谓之虐’,但他们仗着你不下死手总来挑衅,委实可恶,就该以直报怨。我也不想取其性命,只是让他们多吃些苦头,少来不自量力扰人清静。”

 “你觉得烦扰就先行一步吧,我日后得闲再去寻你。”九千胜不很接话,“这本是我引来的纷争,不想你卷进来。”

 这下最光阴真的生气了,声音都带出了怒意:“既然我是你的朋友,为你两肋插刀也心甘情愿,更何况这种小事?”

 那人沉默后竟答;“你若有难处,我必舍命相助。至于我的事,却是不劳烦你了。”

 ……于是不假思索,就这么约了。

 
 
 最光阴有点迷茫。以前他从未出过时间城,对于外界了解全来自城中人的说法。城主要他读外面奉若经典的圣贤书,和他讲那些悲欢离合的故事,共他谈风起云涌的世事;饮岁这人就坏极了,老是明是告诉暗里吓唬的,说外面的人都是些蠢货,那些不蠢的呢,心眼儿又多的比时间树上的时计还多——这让他一直期待着戴上魄冠出城的那一日,又不安尘世是否真有那般丑陋……出城这么久,他觉得城主果然很有远见,外界很是新奇有趣,以往所学的那些都派上了用场,又发现了更多值得学习的。可是饮岁说得也不算错,他本以为饮岁嘴毒又坏良心,和某些人一比也都够做圣人了。最光阴认为自己还是挺聪明的,短短数月,好人坏人,好事坏事,他这算通通都见识过了,也是个人世通啦。只是……只是九千胜是不一样的。

 他懵懵懂懂升上海面的第一眼,记住的是飒飒刀风中心的刀神;稀里糊涂间,就和月色下的九千胜说了第一句话;这人学识很是渊博,教他秘法让他第一次上岸;他不识酒的滋味,也跟着这人第一次去了酒馆,虽然到现在也只负责喝着茶扫荡光他的下酒菜;第一次收到的自己的画像是来自这人的笔墨;第一次登高是这人领着的,两人还在寒风中坐着看了一夜星星;他没见过人间的花朵,这人却在不是花期时弄来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然后他平生第一次见过了花中之王……不过三月,恍若三秋。越是亲近,就越想更亲近,忍不住失礼的询问更多关于他的问题,幸而他总是温文尔雅的模样从不生气,对最光阴也是有问必答。也正是这么亲密,才让婉言显得更冷淡,推拒更加伤心。

 明明很近,感觉又很远,交朋友怎么这么复杂呢?

 冲动约战是不是会叫他不开心呢。

 ……是他先叫我不开心。

 
 

 少年人心中思绪千千万,时间也不会驻足。比试之日,九千胜如期而至,两人对立静默半晌,还是九千胜无奈开口:“请。”

 对面人神情肃穆:“你先请。”

 “……还是你先罢。”

 “不,你先。”

 最光阴瞧着那人似是叹了口气,然后手腕一翻,长刀立现,飞速攻了上来。本来还有些多愁善感的心思,这下又被抛到九霄云外:我的时间刀法可有机会历练了!

 好友约战,尚不至于出杀招,但也无人放水,痛快的大打了一场,甚至引得城中人都来围观。酒家老板娘很会做生意,在观战人群中也开辟了业务。最光阴本醉心于比斗,一见老板娘就想起她的调笑,又见她此番做法,心下又是不爽,频频分神瞪视。九千胜忽的出声:“刀法不错。”又是一笑,“就是人不专注!”攻势愈加凛然,双刀一分,锋刃冷光直扑最光阴而来。后者却见人群中滚出一黑亮的小玩意儿,冲着自己滚来,下意识一闪,等它滚落身后的悬崖边时恍然想起什么,一个愣怔,竟跟着扑下深渊。

 
 九千胜僵住了。围观者吓呆了。须臾,举步就要迈向悬崖,众人以为他也要跳下去,惊得冲上去围成一堵肉墙拦住去路,闭着眼睛就嚷嚷开了:“别跳!”“你走了我可咋办!”“愿你化悲伤为动力继续建设社会主义新苦境……”“殉情不是好主意他在天上也想看到你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啊!”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体毛浓密的番邦大汉从他的胡子里传出深情的呼喊:“We~ne~~~~~~edyou~~~~~~~~~~~~!”画面催人泪下,可惜说的不是闽南话。

 然后九千胜咻的一展衣袖,就掠过他们站在那峭壁边上了。就在他低头看向峭壁底时,下方传来一阵闷闷的呼喊:“你别跳!”

 大家在后面欣赏了九千胜全身肌肉一紧,然后突然塌下来完全脱力的背影。“……我没有要跳。”怎么你们这些人都怕我跳啊,跳能解决问题吗不能啊。

 那个声音就自顾自的发问了:“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上来!”痛快发泄后最光阴心中的郁气也消散了不少,理智思考,解决问题要智取呀。

 九千胜冷漠脸:“不答应。”

 “那我就不上来啦。”

“……答应你。快上来吧。”

 
 就见一个黑白格子色儿的小炮弹刷刷冲了上来,中间钻出一个灰色小脑袋,趁着众人在场高声道:“我想和你一起教训那些人!”

 但是崖边那人见他无事,转身就走了。

 
 ……哎呀我太鲁莽了。最光阴赶紧跟上去,献宝一样展示着手里黑黢黢的小石头;“你看!我就是追着这个才掉下去的!”

 某人走得更快了,他不得不小跑赶上:“这个黑月石呢很稀有,城主说是在黑月照耀下千万年才产生的,明明是石头却比较像铜铁。那个黑月呢好像是哪个异境的太阳……月亮?我不太记得了……”

“……你可以用这个做把刀,当然你现在的刀也很好,不过人间不是有传说嘛,什么月亮啊眼泪啊有情人的……是怎么说的来着?啊……可是就这么一小块根本不够打一把刀……!”

 
 前面的人停住了,后面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低垂着头只能看到大马尾,但他就是知道他肯定在小心翼翼的偷偷看他。“老招。”

 大马尾一下扬到后面去了,“老招有用就是好招!”看见那人的表情又低落下来:“还生气呀……”

“再不许从这种危险的地方往下跳。”

“……不会啦!不会了!”

“别想着用这种事威胁我,好好和我说我都答应你。”

“……哦。我错啦。”

 最光阴感到手里的小石头被人接过去了,欣喜一望,那人还是没点笑模样,“你都不笑一下,我好不习惯啊……”

 九千胜转过身继续往前走:“看见你我就没法微笑了。”后面那张小脸罕见的维持不住正经的样子,紧张的跟在后面哀声道歉,不知又想到什么,似乎也生了闷气,别过脸不再看他,步子却跟的更紧了。

 
 这可是不是骗人的,看见你我就没法微笑了。

 因为我只想开怀大笑。

 
 

 江湖上有新传言,总是只身应战的刀神竟与另一个刀使得也极出色的后辈联手了,挑事之人锐减了大半。然而仍有部分人士受访时表示:“那个后生也不会杀人的,怕啥子怕哦!就是揍得疼点儿,伤的重点儿,这都忍不了混嘛江湖,雄起!”

 最郎,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

下文

 终于写到黑月石私设啦!还顺手加了跳崖!

 诸君,跳崖虽俗,但联系后文再跳崖我不禁兴cjsdkhavkbdkafhda

 上面这句话怎么也打不出来,感觉总有人按着我的脸滚键盘。

 本以为自己想了句撩弟名句,九爷爷说出来却并不苏,肯定是他的问题。

 

 好冷啊想念暖气!手都冻僵了却这么粗长!为自己点赞!

 下一章天霜小宝贝再不出场我就要打自己了。霏霏也快了。

 
 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2)

热度(29)

©决明子两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