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明子两钱

洁癖!洁癖!洁癖!
我杂食=随便吃吃不入股。
难过。

【九最】一心抱区区(贰)

前文

在劳模 @洛追 的监督下诞生的第二章,感谢劳模,希望劳模能拿出劳模精神更完论坛再开新坑

双人鱼,私设如山。文风跳跃,你不记得前文,没关系我也不记得

———————————————————————————————

几日相处下来,二人颇有些相知恨晚的意味。

九千胜平生最忌讳交浅言深,自称其故人者多是白头如新,偏偏与最光阴成了倾盖之交。旁人道他身份高贵仍温和有礼,却不知温柔也是拒人千里。比方说,若有人问出“九千胜,你的眼泪是不是真的是珍珠呀”这种问题,他只会彬彬有礼道:“兄台既已束发,理当多读史以明志。”又不是小孩子了,少把《博物志》当睡前故事了好吗。劝你多读点书。

然而这问题由最光阴问出,他只是平静作答,“我族虽生有鱼尾和异耳,与鲛人传说却大相径庭。如若鲛人真是以我绮罗一脉为原型,那也不过是世人的浪漫想法罢了。你怎么这么问?”

“我看源源不断有人来挑战你,以为他们是想把你打哭抢宝呢。”

“……你多虑了。慢说我根本不会泣泪成珠,就是真血战至死,九千胜也不会掉一滴泪。江湖中人的眼泪毫无价值,只能做伴着自己鲜血的悲歌。”

“话也不能说绝对,我家乡有个说法……”言语未尽,最光阴神色一变,“我感到好多时间在消逝……”

 

两人匆忙赶至玉阳江畔。玉阳江不说是苦境内数一数二的大江河,规模也远非小沟渠可比,但本身地势并非天险,加之兴修堤坝,挖渠引流,治理得当,近来鲜闻有灾害发生——然而他们正是赶上了玉阳江千年难逢的大涝灾。耳边是潮声震彻如雷鸣,眼前是波浪翻涌似混沌,堤消坝损,田毁人亡,皆是触目惊心的惨象。哀嚎淹没在撼天水声中,死气弥漫在压抑空气里,二人毋须多言,双双跳入水中开始救援。九千胜念及最光阴于水中虽无碍,毕竟不谙水性,在这狂风巨浪中受不得冲击,便自己去搜寻落水百姓,由最光阴护送至安全处。两尾默契配合,穿梭于玉阳江上,鳞片煜煜生辉。

待风平浪静,两人歇息在一艘顺水漂流的画舫上。最光阴好奇打量一番,自语道:“看这画舫布局精巧,装饰雅致,也不知是哪里的大户人家的,因为这水涝而遗失了。”九千胜答:“人生即有失有得,想大户人家也不会为一小小画舫困扰。”

“大户人家可能不在意一艘画舫,但这做工优良的画舫再无人问津,好可惜。”

“万物也讲究机缘命数,这画舫不该在此落灰埋没,自会有有缘人来做它的下一位主人。”

“那会是怎样一位有缘人?”

九千胜本欲言“或许是像我这般风度翩翩的白衣君子”,一想这少年人心思简单不懂调笑,脸上又偏偏总是装得老陈,这么说只怕自讨没趣,便歇了心思,一收扇。“江上风大,身上衣服还湿着呢,我还是请你喝酒祛除寒气吧。”

 

还是那间翠竹旁的酒家。最光阴望望竹叶间隐现的其他店铺,“你还真是对这家的酒特别偏爱。”

“别的不提,此间的雪脯酒确实甘醇馥郁。”九千胜给自己斟满了一杯,“你当真不愿尝一口?”

“时间城里只有茶,没有酒。”最光阴双手捧着小茶盏啜饮。

“你就不想知道酒的滋味?”

“我不知道酒的滋味,想来也不会比城主的茶更难喝。不过闻起来这么呛人,味道肯定也很辛辣。”

“那你还把我的下酒菜全吃光啦。”九千胜无奈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只觉少年脸庞生嫩,五官却是已经雕琢好的别致,眼睫垂下来时好像可靠冷静,微微掀起露出荡漾的眼波时就叫人看出了懵懂的本质。回想起几天来被问及的许多古怪问题,酒气也有些冲上头顶,一时恶作剧心起,不假思索就开了口:“最光阴,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像小姑娘?”

话甫一出口,两人都怔住了。九千胜愣怔过后,心中大骇,真是恨不得时光倒流一刻,把自己打晕在来喝酒的路上。

你怎么能说他长得像小姑娘呢!他就是真的长得像你也不能这么直接说啊!

“我说你像小姑娘是因为你不喝酒”不行不行不行这么说只会更不妙吧!

别想奇怪的事啦他脸都皱起来了!居然都不面瘫了!快道歉吧!

最光阴很懵逼。他觉得自己应该生气,哪个男人被说像女人,不管什么语境,好像都会很生气。尽管明明女子中出类拔萃者也很多,还有很多方面甚至优于男人,但大家似乎都默认了“说你像女孩子就是骂你”,被骂了怎么会不生气呢?

可是九千胜人很好呀,他不会骂我的。他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他不是骂我,那他一定是夸我。女孩子长得一般都比较好看,他是在夸我长得俊美吗?是了!这是来自朋友的赞美!

赶在九千胜张口道歉前,皱着的脸松开了,他有点紧张又严肃的开口说:“谢谢。你也很好看,又帅又美。”

“……啊?”

误会对方以为自己不够有诚意,他赶紧放下手中的茶盏,直起身端坐好,凝视着那双因错愕睁大的紫色眼睛,试着调动丹田之气,用最真挚的语气,饱含感情的大声说道:“认真哒!”

“……谢谢。”怎么有点心虚呢。

——————————————————————————————

还是没写到撩弟!只好写点私设的为下一世铺垫的剧情。More flags,more love.

救灾好难写啊,为什么要写救灾,看了半小时钱塘江大潮卷人却什么也写不出。落笔就想写【玉阳江,母亲河!今天的你为什么对你的儿女发怒!本来想直接抄孟浩然那首诗的但太优美了不适合气氛……

本来救灾的两人设想也是默契背靠背,但一想到他最游泳不行洪水一冲冲到入海口就放弃了,让九爷勉强刷两分男友力(真的有人感觉得到吗

最后要抒发一下感情,都不知道我看回忆杀的时候多么震惊,【绮哥,看你的画舫明明是高定货,怎么是捡的呢?】


下文

评论(9)

热度(30)

©决明子两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