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明子两钱

洁癖!洁癖!洁癖!
我杂食=随便吃吃不入股。
难过。

【九最】一心抱区区(壹)

  1. 想了很久又被推翻八百遍的双人鱼,因为童话梗太多还是写了。

  2. 然而人鱼设定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想不出人鱼耍刀的样子,还是让他们上岸了。也不想写海狗天霜和海狗小蜜桃。

  3. 剧情就是原剧扩写,甜不过原剧是原剧不要脸我没本事。设定也没什么大改变,像时间城从天上噗通掉进海里这种,职能也不发生改变。

  4. 强行让不会游泳的最做人鱼真是对不起啊

  5. 本来就不会写C,更不要说OOC了。

———————————————————————————————

月色铺在礁石上,素晖凝刻出修雅的躯貌。

绮罗耳闪着清冷的光,他在海风中静得像一座真正的玉雕。心中默数着,三,二,一。

哗啦一声,眼前海面上冒出一个脑袋。

……!九千胜微微睁大了眼。他仔细看了看少年的耳朵,确确实实与自己千差万别,是普通人类的耳朵。奇怪,他想,我明明感应到的是一个年轻同族的气息。

还不待他理清思绪,年轻人就从出水的怔愣中缓过来了。一双金眸直盯着眼前人鱼健壮有力的大鱼尾,沉声问:“相杀吗?”

……好像有股压不住的兴奋感透出来了啊?

“……你要不要先从水下起来?只露首好像不太方便说话。”九千胜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来。

少年一顿,然后身形渐渐浮出水面。九千胜又被他的下半身惊了一下,真是条漂亮的鱼尾,健康有活力——可他并无绮罗耳,不可能是自己的同类。更何况……“咳,冒昧问一句,你是坐在龟背上吗?”玳瑁纹的大脑袋钻了出来,冲着九千胜点头致意。

“……我游泳游得不好。”年轻的脸上染上了薄红。他从大海龟背上缓缓移动到九千胜倚着的礁石上,有些局促的坐下。然而静默了只一瞬,少年又发声问;“相杀吗?”

九千胜无言的看着他的鱼尾欢快的在礁石上左啪一下右啪一下,跃跃欲试,完全出卖了他强作严肃的表情……不过这孩子挺可爱嘛。 “相杀要有爱才会精彩。”

“我听说你是赫赫有名的刀神。白天看你和一群人相杀,你和那么多人都有爱吗?”

居然听说过我。“你在哪里看到我与他人相杀?你觉得是否精彩?”

“就在留别海岸那儿,我像刚才那样探出头,就看到一群人……不对,只是一群为名而动武的乌合之众围攻你。你的刀,舞动之间似有一股无奈。”

“那便是了。不值得出刀的人,刀上不会出现光彩。”刀神大人瞧了瞧目不转睛看着他的少年,“不过你……或许是值得出刀的人。”

“所以你是接受我的挑战了!”年轻人脸上仍是那副沉稳的模样,手却已经往龟腹下摸去,没有片刻却惊慌失措起来,“我的刀丢了……”

他平静的神色终于有了明显的改变,九千胜看着他蹙眉抑郁的模样,实在有趣。“还未请教你的名字呢。”

“最光阴。”他闷声回答道。

“最光阴。”九千胜侧头,眼神在最光阴银灰的发顶打转。“我教你一个法咒,将鱼尾变作双腿,鳞片可以幻化出心仪的武器。然后我们去城里,你请我喝一杯酒,先从朋友做起,日后有的是切磋的机会,如何?”

他本以为少年会一口答应,不料最光阴有些犹豫:“原来白日你的人形是这样来的呀……你是和海巫婆做了交易,用重要的东西换了法咒吗?虽然有了能行走的双腿,每一步却都像走在刀尖上……”

“……啊?”

 

 

目送大海龟慢慢游回海的深处,两人往城中走去。九千胜念着最光阴是初次行走,关心道:“可有什么不适?”

“挺好的呀。”大马尾晃了晃,“比游泳好多啦。”

……不擅游泳还生活在海里,真是辛苦你了啊。

“你的刀呢?为何拿的是一把折扇?”最光阴好奇的瞅着刀神大人手里的白玉骨柄折扇。

他微微一笑,并不答话,轻摇几下折扇,忽而手在扇股处抽动,两柄长刀便分握于两手中了。

少年人恍然大悟,一转手,手中的黑色长刀就变作一条毛茸茸的……白尾巴。见眼前人呆愣的看向自己,他似又有些害羞起来,“我,我喜欢毛茸茸的东西。”

……喜欢毛茸茸却要生活在海里,真是委屈你了啊。

“你如此不谙水性,看起来却颇通刀意,是如何在海中练习刀法的呢?或者你并不来自海里……”

“我家住在殊离海深处。也不知怎么,在时间城里我明明行动自如,比在这地上还要自在,可出城后却怎么也游不动了,只好托些大家伙载我一程了。”

听闻有人穿过殊离海,说其真真深不可测,未曾想深处竟藏着一座城。最光阴自这神秘的城中来,无怪乎有鱼尾而无绮罗耳。“时间城在海底,那必然是不见天光了。”

“城里多是亮如白昼,也许是城主施了什么异法吧。不过我才刚戴上魄冠,今次是第一次出城,路上倒真是黑黢黢的……沿途我还抓住了些小东西,可能就是因为海底太黑了吧,打光一看,长得都……挺随便的。”看到九千胜摇扇的手顿住了,他以为是自己表述不清,又认真解释道,“失礼的说,就是长得都挺丑的。”

九千胜失笑,用扇柄轻敲了下他的额,“你的家乡着实挺奇妙的,有机会在下也想一观。”

“那等我们成了朋友,你和我一起回去。有一株好大好大的珊瑚树,也是我们那儿奇绝壮美的一处名胜啦,叫作时间树,人人的时间都记录在树上。城主见多识广学富五车,你们应该有许多话题聊,不过他请你喝茶你一定不要喝……其他都挺好,就是饮岁嘴太毒了,你一定别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面上分明还是端着那平稳矜持的样子,言语中的亲近却十分清楚明了。年少单纯,说是“等”成为朋友,自己却早已把我当作朋友了。此一腔真情若是错付某些心怀叵测之人而被耽待,难免叫人唏嘘。

幸而遇到的是我啊,小家伙。

人间的千胜大人收起了白折扇,伸出手,对他的新小友笑说:“与你回城赏景的事还可再讨论,现在先由此方主人我来做东,一尽待客之道吧。”

竹影曳曳,酒肆灯火明灭,映翩翩者鵻,烝然来思。

 

下文

评论(7)

热度(33)

©决明子两钱 | Powered by LOFTER